深圳有个“地下城”:地表之下,一个超级深圳的延伸

阅读: 发布人:地下空间组委会


前言

 

一座四通八达、规模庞大的地下城正在深圳前海崛起。前海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近日对记者说,这个被称为“前海映像”的地下城工程,将是“具有示范意义的商务中心区地下城市空间”。它以交通为核心,涵盖商业、市政设施等,使地下空间成为支撑前海发展的重要空间载体,成为与地上空间相得益彰的“城市倒影”。

 

  根据规划,前海地下空间开发面积630万平方米(不含地下道路及轨道设施),以地下公共交通设施、地下市政基础设施为主,适度发展地下公共服务设施。相关规划细节显示,未来前海将有地下停车面积400万平方米、地下公共通道及商业面积130万平方米、公共服务设施及其他面积100万平方米。

 

  地下交通系统是“前海倒影”的核心与主体。前海规划总建设规模约2600万至3000万平方米,就业人口65万至75万人,居住人口15万至22万人。由于前海采用15分钟步行易达、国际产业社区为特色的单元开发模式,地面上路网密,但道路不宽。这与每日区内外50万人的流动量形成冲突。前海必须提供高效、便利的交通方式,才能确保前海的活力。

 

  前海的交通将走向地下。对外快速疏通和核心区到发交通功能都由地下轨道和地下道路来承担。前海管理局规划建设处处长郭军告诉记者,前海综合规划成果规划了12条轨道,设置37个轨道站点,轨道交通是前海交通的主要运力。

 

  围绕轨道站点,前海将建立以地下通道为主、地面通道为辅的轨道接驳通道系统,实现轨道交通和慢行交通系统的衔接和一体化换乘,实现前海60%的地块与轨道站点直接连通,保障高峰小时约25万至35万人次的轨道接驳和轨道出行需求。

 

  与此同时,前海还将社会车辆引导到地下行驶,规划了地下车行系统,打造“地下道路-地下联络道-地下车库”三级逐级分流系统,地下道路规划总长约5.5公里,地下联络道规划总长约3.5公里,地下道路承担中长距离快慢到发交通,地下车行联络道将串联沿线开发建设用地的车库。郭军说:“规划建设地下车行系统,可以有效地缓解地面交通压力,充分保障慢行品质。”

 

  以在建的前海综合交通枢纽为例,该枢纽汇集了地铁1号线、5号线、11号线,以及穗莞深城际线、港深西部快线5条轨道交通线路,涵盖换乘大厅、口岸设施、出租车、停车场、地下商业及上盖物业等功能。记者看到的模型显示,其地下空间开发最深处有5层,地下一二层为商业街,地铁位于地下三层,城际轨道位于地下四层,地下三层至五层则是停车场;地面则是上盖物业,以及广场等公共空间。

 

不久前,在一场深圳市政协召开的主席会议上,市政协委员陈可石抛出了“地下深圳”的概念,呼吁城市发展多向地下要空间;无独有偶,龙岗区人大常委会委员陈科峰在近日举行的市人大代表问政会上,也向相关职能部门提出城中村“三线”等市政工程下地的议题。

 

市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不约而同地关注深圳地下空间开发利用,预示着“向地下要空间”的做法,未来将成为深圳城市规划的焦点

 

事实上,近几年,一场关于深圳地下空间的革命,已悄然来袭。

深圳对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不仅解决了管线等市政工程遗留的历史问题,同时涵盖了出行、娱乐、工作等市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地下空间地下城,地下生活地下人”,已成为深圳城市更新的新特征、新常态。

深圳地铁11号线是通往机场的线路。为了与机场最后一个航班接驳,方便乘客,3月底启用新运行图,延长运营时间。一旦遇到末班航班晚点,末班列车的回库时间就大大延迟。因此,对于温重刚而言,多数时候要坚持在车库隧道直到凌晨两三点。“一天最多有10多个小时是在地下度过的,”温重刚笑称,他已经习惯了这种“不见天日”的生活,除了工作,下班后的时间也常在地下商城度过。

在温重刚看来,轨道交通,不仅大大缓解地面交通压力,地铁成网,也几乎将深圳的主要商业旺地、就业密地、高楼聚集地全部覆盖,不仅给出行带来便利,也将庞大的人流引入地下,创造出新的商机,形成地下商业集群,让市民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以往遇到出差,温重刚会到罗湖火车站坐车。今年起,他开始选择离他宿舍仅3个地铁站距离的福田火车站乘车——2015年开通的福田站,以广深港客运专线深圳福田站为中心,汇集地铁2、3、11号线等城市轨道交通线路,以及公交首末站、小汽车及出租车接驳场站等常规交通设施及配套,车站内共设4座岛式站台,总建筑面积为14.7万平方米,相当于21个标准足球场大小,共设有36个出入口,方便立体交通的旅客需要。

用市政协委员陈可石的话说,“深圳市正处于一个开发地下空间的黄金时期,其中深圳福田高铁站是深圳地下空间开发的成功案例。”

福田火车站连接的众多地下商场,也让外来游客能够第一时间感受到深圳这座大都市的繁华。记者在连城新天地观察到——这边厢,完备的指引标识牌,消防微型服务站、应急物资存放点等,做足安全功课,该片区地下空间商户还建立了微信群,方便沟通同时利用商防力量对隐患进行监控防范;那边厢,福田高铁站通往连城新天地的通道墙上,设置了公益画展,一幅幅充满童趣的图片,均出自深圳小学生之手,充分体现深圳青春奋发,锐意创新的文化气息。

这样的小细节让每个深圳人都可以安心温暖地享受地下的精彩,也从侧面折射出目前深圳对地下空间的维护管理,已然渐趋成熟。

 

 

 

现状:

“地下深圳”开发方兴未艾

 
 

将脚步迈向比邻福田火车站的平安金融中心,其地下建筑深达5层。像这样对地下空间的深挖利用,在深圳绝非个案——福田邻区的罗湖商业中心、世界之窗,再到原特区外的西乡、机场、龙岗大运城……深圳地下城纵横交错,蔚然成观。

 

据深圳市规土部门的调查数据,截至去年底,以福田区为代表,已建成在用地下空间717处,面积近800万平方米,占了全市很大比例。地下商业态分布复杂,以地铁商业为主,占辖区总面积的70%。轨道密集,人流量众多。

 

不久前,在一场关于地下空间的调研中,不少人大代表就表示,福田作为中心城区,地上及高层楼宇开发已经达到极限,今后开发利用地下空间,集约利用空间资源,是一个大方向。

 

的确,这也是深圳未来探索的方向。数据显示,深圳目前地下空间开发量占地上可建设用地的0.6%,人均地下空间面积为1.78平方米(全市人口1190万计),未来拥有广阔开拓空间。

 

市政协委员陈可石建议,深圳市应组织完成核心地段的地下空间综合规划研究,同时制定有效的公共政策,鼓励开发地下空间。对新的开发项目和城市更新项目的地下空间开发与控制提出明确指引。“应该看到的是,建设‘地下深圳’是未来深圳城市建设、城市更新和旧城改造的重要课题,希望政府树立‘地下深圳’的建设目标,使未来深圳的新增开发与公共空间更多集中在地下。在深圳市的核心地段,例如香蜜湖,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前海、蛇口等这样的商业中心区进行大量的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研究与实施规划,使得每一个中心区都有上百万平方米的地下空间提供给市民从事购物休闲商务等活动。”

 

 

 

思考:

“地下深圳”,要建成完整的 地下空间系统

 
 

“目前深圳地下空间的开发是以单体建筑或单个出让地块为基础的,相互地块与建筑之间的联系不够,还没有形成一个完善的地下空间系统。”陈可石说,深圳应该把目前的地铁站、高铁站、办公楼、大型城市综合体及建筑地下车库的空间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地下城市空间系统,大大缓解地面交通的堵塞并增加城市步行系统的可达性。

 

此外,陈可石建议,城市地下空间开发的同时可以结合市政设施、综合管网、共同沟、污水处理等共同考虑,充分开发与利用地下空间。以地下的空间开发和利用,彻底解决历史上深圳市政工程遗留的很多问题,比如应该将污水厂置于地下空间,通过排污系统、雨水处理与分流系统等实现海绵城市,建立生态系统,把污水治理与排放等与现代城市、智能化城市相关的技术运用在地下空间利用当中,使深圳成为国内地下空间利用的成功典范。

 

事实上,关于这一点,深圳市政府近期已出台《深圳市地下综合管廊管理办法(试行)》,并将于今年10月1日起实施,该办法对管廊的规划、建设、运营和维护等管理活动作了具体规定,以统筹各类管线敷设,集约节约利用地下空间,提高城市综合承载能力。

 

陈可石还建议,深圳开发地下美食街、地下停车网络,将大型城市公园下面开发成为地下空间,提供包括地下音乐公园,地下影城、地下商场等商业服务设施,尽量避免使用地上高架人行桥。

 

“以目前深圳城市发展的规模,应该开发10个以上的百万平方米级地下空间,这样可以和地铁站有效地连接起来,形成真正的城市综合体,舒缓地上空间的交通压力,集约化利用土地,把地下空间营造成深圳国际化大都市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 电话:183-2187-7086
  • 网址:http://ifus.wintimechina.com
  • 地址:中国上海市静安区广中西路777弄上海多媒体产业基地启迪大厦701室
  • 邮编: 200072

技术支持:上海闻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 沪ICP备12034678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