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新城规划始于“地下”

阅读: 发布人:地下空间组委会






 

如今全国兴建综合管廊与海绵城市,其实两者与地下空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综合管廊本身就是属于地下空间的一部分,而海绵城市虽然有着万千形态,但是他的最终汇聚之地依旧是地下。
这是香港跑马地地下蓄洪池内部构造。该防洪设施容量达6万立方米,相当于24个标准游泳池。在多雨的香港,特区政府不断升级防洪系统,打造了一批“隐形”的地下工程。针对城市特点开发地下空间,值得新城新区规划建设借鉴。

 

该项目于今年3月16正式全面启用。

 

蓄洪设施位于跑马地游乐场地下,于2012年动工,耗资10.7亿港元。整项工程分两期进行,建筑内容包括蓄洪池、雨水泵房、长约1.1公里的接驳渠道,以及绿化园景工程等。第一期工程于2015年3月完成并投入运作。随着第二期工程启用,整项设施可抵御50年一遇暴雨,进一步舒缓湾仔和跑马地一带的水浸问题。

 

特区政府渠务署署长唐嘉鸿在发布会上介绍,跑马地地下蓄洪池的设计概念创新,采用智能水闸系统,可以减少蓄洪池所需容量。它也参照了“海绵城市”的理念,将收集到的雨水,循环再用于灌溉地面的草坪和冲厕所等。

 

这一蓄洪池采用“可调式溢流堰”设计,结合“数据采集与监控”系统,实时监控潮水和箱形暗渠内的水位高低,自动控制溢流堰,即水闸的升降,并配合暗渠内的水位变化,于暴雨期间适时储存上游集水区的部分雨水,以避免暗渠过早或过晚溢流到蓄洪池,从而减少下游地区排水系统的高峰流量,达致防洪效果。这种技术在香港工程界是首次采用。

  

另外,唐嘉鸿提到,香港去年全年雨量超过3000毫米,较2015年约2400毫米雨量上升26%,渠务署将积极应对气候变化为防洪工作带来的挑战。他指,全港水浸黑点由1995年的90个减少至目前的7个。该7个黑点,当中3个的排水改善工程已经完成,正在观察成效,其余4个的改善工程也已陆续启动。

  

据了解,这项蓄洪计划比预期提前一年完工,节省了超过6000万港元,相当于整体工程成本费用的约5%。

 

 

不能“开发推着规划走”

地下空间规划建设单一,连通性不够,地上地下协调性差,还存在多头管理问题。

  

尽管我国地下空间建设取得了长足发展,目前仍面临一些不足。李迅认为,我国地下空间的综合利用尚显不足。地下空间规划建设单一,多是分散开发,连通性不够,地上地下的协调性较差。“连通性不够导致从一个地下空间到另一个地下空间要先上到地面再下去,不够便利。”李迅说。

  

当前,地下空间还存在多头管理的情况。地下空间种类多,涉及的管理部门多。现实情况中,就存在由于管理部门不明确,一些纠纷没人管,或者多个部门均有管辖权的问题。

  

一个城市的地下空间是如何布局的?很多城市都不完全清楚。李迅说,特别是一些早期的档案,由于不同种类的地下设施分属不同的部门进行管理,数据分散,统计口径不同,标准不一致。地下空间情况的不清晰,也给城市管理带来很大隐患。近些年来,工程施工过程中,因为对地下情况了解不清,导致地下设施意外破坏的新闻并不鲜见。因此,城市管理者急需摸清地下情况。

  

李迅还提出,我国关于地下空间的专门法规存在缺失。地下空间建设标准尚不完全统一。对于地下空间的权属规定也有失清晰。例如,地下空间中地面以下多深可以由业主享有使用权,多深是公共所有的,一直没有明确规定。

  

此外,地下空间的规划体系尚未形成。相比地下空间而言,地上空间的规划比较规范,而地下空间往往是“开发推着规划走”。

 

 

规划必须领着开发走

如今,城市用地越来越珍贵,也使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越来越重要。专家指出,在新城新区的规划建设中,应注重地上、地下的整体开发,把地上和地下进行综合考虑,使地下空间更好地连通,别总是“开发推着规划走”。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城市用地越来越宝贵。一些特大城市、大型城市的黄金地带更是寸土寸金。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变得越来越重要。我国地下空间建设的现状如何,还存在哪些问题?未来新城新区建设在开发地下空间时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20年前对于国内城市地下空间的大规模开发还存在争议,如今可以自信地说,我国地下空间规划建设走在了世界前列

  

李迅(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仍记得,20年前做城市地下空间规划的研究时,对于中国的地下空间大规模开发的时机有未到来,还存在诸多争议。当时,学者们讨论比较多的是如何学习日本、新加坡以及欧美等地关于地下空间规划建设的先进经验。“这些年来,在城市地下空间建设方面,我们也积累了许多先进经验。20年过去了,我们可以自信地说,目前我国的地下空间规划建设走在了世界前列。”李迅说。

  

城市地下空间的种类很多,既包括地铁、地下人行通道、机动车地下道路、综合管廊,也有仓库、粮库、污水处理厂、变电站,还有地下商业综合体、文化娱乐场所等。“除了不主张居住之外,地上空间几乎所有的功能,都可以在地下实现。”李迅说。

  

大城市的发展日新月异,城市用地日趋紧张。规划建设好城市地下空间,能够在缓解城市用地紧张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李迅举了几个地下空间利用的案例:平日里繁华热闹的上海人民广场,地下其实深埋一个220千伏的大型变电站,它是我国第一座超高压、大容量的城市型地下变电站;位于北京南苑机场附近的槐房污水处理厂也是完全建于地下的,它是亚洲最大的再生水厂,日产再生水60万吨。将污水厂建于地下,能避免异味在地上空气中流通。更值得一提的是,污水厂对应的地上空间全部用于绿化。

  

如今,充分利用地下空间已经变成一种自觉行为,一些建筑在最初设计时,地下空间就多达6层甚至更多。李迅说,随着相关技术的进步,地下空间在光线、空气流通等方面已能做到与地上差异不大。

  

李迅介绍,北京的地下空间使用总面积已经超过1亿平方米,上海、成都、重庆等大城市的地下空间总面积也达到5000万至6000万平方米。未来,地下空间的利用类型会越来越丰富,面积也会越来越大。

 

 

新城新区建设“先下地再上天”

过去是“先上天,再入地”,未来,可以“先下地,再上天”,而且“能够下地的都先下地”

  

2016年,我国城镇化率为57.35%。我国仍处在城镇化进程不断推进的过程中。未来,城镇化率要达到70%至80%的稳定状态,还有20%的提升空间。以每年城镇化率增长1%的速度来计算,每年将有1500万左右的人口从农村走向城市。这意味着我国将有相当数量的新城新区投入规划建设。

  

李迅说,未来的新城新区建设过程中,应该更加注重地下空间的利用。过去,是“先上天,再入地”,未来,完全可以“先下地,再上天”,而且“能够下地的都先下地”。

  

李迅认为,从技术角度看,如果在地面上新建大楼,地下空间要事先规划好,一旦建成,地下空间便不能再拓展。如果先建地下空间,一旦需要在对应的地上建设高楼,是可以通过科学的计算和规划实现的。

  

大规模利用地下空间,能腾出更多土地,拓展公共空间、建设公共绿地、增加公园数量、改善城市生态。如位于北京奥林匹克公园南侧的一大片区域,其地下空间分成3层,分别是大型商业综合体、地下道路和城市地下管廊,地面则全部是草地。

  

在李迅看来,在新城新区建设过程中,应该更加注重地上、地下的整体开发,对地上和地下进行综合考虑。地下空间种类繁多,涉及的管理部门包括市政、水电、煤气、通信、热力、人防等,应该创新管理模式,协调好各个部门之间的关系。目前,为了加大对地下空间的管理力度,一些城市由一个部门牵头进行管理,也有的城市探索设立地下综合管廊办公室进行管理。

 

李迅认为,每座城市都应建立城市地下空间的综合利用总体规划,明确重点领域和开发步骤。同时,随着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增多,应该加强地下空间安全规划和管控。

 

 

雄安:打造国土空间立体开发示范区

雄县、容城、安新,近千年未发生6级以上地震;地下百米以内结构均匀,工程条件好,适宜地下空间开发;这是我国中东部地热资源最丰富的区域,地下热水资源年可开采量折合标准煤220万吨。这里是雄安新区,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将从万米深处地质调查开始,打造国土空间立体开发的第一个示范区。

  

日前,安新县大王镇3个工程地质标准孔同时开工。支撑服务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的地质调查工作全面拉开序幕。

 

 

打造世界一流的“透明城市”

按照“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总要求,根据雄安新区总体规划与建设的需求,在前期初步调查基础上,中国地质调查局确定了在雄安新区构建世界一流水平的“透明雄安”目标。

  

针对不同地下空间、资源利用目标层位,中国地质调查局将调查地下0~10000米范围内土壤层、工程建设层、主要含水层、地热储层、深部探测层的地质结构和地质参数,建立不同空间尺度四维地质模型,打造世界一流水平的“透明雄安”基础平台。

  

地下0~200米:主要开展水土质量、地下空间、工程地质、第四纪地质、生态水文地质(白洋淀与地下水关系)、浅层地温能调查评价,服务土地利用规划和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

  

地下200~600米:开展水文地质调查。查明应急供水水源地和优质矿泉水分布,为城市直饮水和应急供水提供支撑。

  

地下600~6000米:开展地热地质调查。600~3000米主要开展第三系地热调查评价;3000~6000米开展雾迷山、高于庄灰岩热储调查,基本查明雄安新区地热储层构造、结构、规模和成因。

  

地下6000~10000米:调查深部构造特征和大地热流,了解深部地热热源和输热通道。

 

 

“透明雄安”调查评价内容

工程地质标准钻孔设计孔深200米,按照每10平方千米1个孔的密度部署,2017年共部署51个。

  

在标准孔中开展第四纪研究、地层描述、标准贯入试验、波速测试、综合物探测井等工作,采集系列原状样品、扰动样品、易溶盐样品和第四纪样品等测试样品,进行土工试验获取土体力学参数。

  

通过标准孔施工,全面研究0~200米第四纪地层结构、岩性特征、岩相古地理条件以及土体力学性质,建立第四纪和工程地层分层标准,编制工程地质标准柱状图和工程地质标准剖面,为研究雄安新区工程地质条件、评价土体承载力提供标准,为建立0~200米三维地质结构提供基础资料。

  

中国地质调查局水环部负责人郝爱兵表示,雄安新区将成为我国“空间、资源、环境、灾害”多要素城市地质调查试点的第一个示范区。针对国土空间规划、资源合理开发利用、生态地质环境保护、地质灾害防治、城市文化建设等方面需求,将统筹建立深部探测国家实验室、城市地质调查国际交流与展示中心、支持服务雄安新区的地质专业中心和科普基地,为后工业化时期地质调查转型提供示范基地。

 

 

 

 

地下地上,“两个雄安”

千年大计,安全第一。地调调查显示,雄安区域地质构造稳定,地面沉降和地裂缝较轻,没有制约城市规划建设的重大地质安全问题。

  

雄安新区及邻近地区地质构造稳定,地下深部分布有三条隐伏基岩断裂活动微弱,基本不会对工程建设造成影响。

  

说起京津冀腹地,人们就关心地面沉降问题。调查表明,区内工程地质条件总体较好。绝大部分地区累计沉降量小于500毫米,是华北平原地面沉降发育程度较轻的地区。

  

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多次提出,参照国际经验,在土地资源约束条件下,我国城市要向地下要空间。“地下雄安”前途无量:区内地下100米深度内以黏性土为主,仅在26至40米深度分布连续含水层。总体上土体结构较均匀、颗粒较细,砂层分布较少,工程施工条件好,十分适宜地下空间开发利用。

 

为保护地下26至40米深度的连续含水层,中国地质调查局建议地下空间分浅层(埋深0至26米)和中深层(埋深40以下)两个层位规划开发。

  

浅层地下空间上部可作为仓储购物、生活娱乐、停车场和民防工程等建设空间,下部可作为综合管道、地下交通等建设空间;中深层地下空间上部可作为地下交通、物流通道等建设空间,下部可作为储水管廊、特种工程等战略基础设施建设空间。

  

这一方水土,得天独厚。在已完成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的216.7万亩土地中,96.7%土地无重金属污染,13.3%土地为绿色优质耕地。作为重要饮用和工农业水源,区内地下水质量优良,98%的深层地下水和72%的浅层地下水可直接作为或处理后作为饮用水源,部分地段赋存优质矿泉水,地下水污染轻微。

  

中国地质调查局建议合理开发利用浅层地下水,将深层地下水作为城市应急供水战略储备资源,优先在白洋淀淀区适宜地段规划建设地下水应急供水水源地。目前白洋淀水每年向地下渗漏约1000万立方米。要加大流域污染防治和湿地生态恢复力度。

 

 

绿色低碳,“地热雄安”

说起京津冀,人们最关心蓝天工程。好消息是雄安新区是我国中东部地热资源最丰富、开发利用条件最好的区域,充分利用地热资源,对绿色低碳城市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雄安新区分布有三个大中型地热田,地下热水资源分布广、埋藏浅、温度高、储量大、水质优、易回灌。初步评估显示,在采灌均衡条件下,新区地下热水资源年可开采量折合标准煤220万吨,可满足约4000万平方米的建筑物供暖需求。

  

目前,区内分布有牛驼镇、高阳和容城三个大中型地热田,全区普遍适于利用地源热泵技术开发浅层地温能。三个地热田地下热水资源开发利用量仅占可采资源总量的6%,**巨大。全区普遍适于浅层地温能开发利用,年可开采量折合标准煤400万吨,可满足约1亿平方米建筑物供暖、制冷需要。“充分开发利用地热资源,对蓝绿交织、清新明亮绿色生态城市建设具有重要意义。”郝爱兵说。

 

有2013-2016年连续四届成功举办地下空间行业会议的基础上,2017年10月30日,“2017中国地下空间产业博览会”作为“世界城市日”系列活动重磅来袭。展会以“递送城市新风貌”为主旨,致力于打造地下空间全产业链商贸平台。

 

  • 电话:183-2187-7086
  • 网址:http://ifus.wintimechina.com
  • 地址:中国上海市静安区广中西路777弄上海多媒体产业基地启迪大厦701室
  • 邮编: 200072

技术支持:上海闻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 沪ICP备12034678号-4